牙轮钻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轮钻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铁将忠魂

发布时间:2019-04-16 12:59:32 阅读: 来源:牙轮钻头厂家

  1.误解
  张自忠是1936年6月赴任天津市长的,当时日本人为了钳制拉拢平津卫戍司令宋哲元,试图把华北从中国划出去。
  1937年3月底,日本华北驻军司令田代以天皇生日为由,邀请宋哲元组团访问日本,一切费用由日本人支付。宋哲元面有难色,他要是作为一把手去的话,日军就会谈修铁路、要长芦盐场、煤矿什么的各种权益,于是宋哲元就委派张自忠作为自己的代表到了日本。在日本期间,日方要挟张自忠在中日经济条约上签字。张自忠勃然而起断然拒绝,拂袖退出提前归国。
  "七·七"事变后,随着佟麟阁、赵登禹血洒沙场,宋哲元7月28日率29军撤退到保定,并决计留下张自忠与日本人周旋,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北平市長都由张自忠全权代理。当晚9时,枪声稍歇,宋哲元、秦德纯等人出北平西直门,转赴保定,临别时,张自忠黯然对秦德纯说:"你同宋先生成了民族英雄,我怕成了汉奸了。"语言沉痛,但沉痛里自有一种担当在,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度,使人想起两千年前李陵的那句话:子归受荣,我留受辱。
  尽管张自忠曾指出自己留在日据的北平不是要当汉奸,而是"希望能够打开一个局面,而使国家有更充实的准备",并表示为此不计毁誉,但是"汉奸"帽子和四处涌来的鄙夷唾弃,令他压抑怆怀。
  张自忠在北平市市长任上只短短八天,就宣布辞去一切职务。两天后,他化装离开了北平南下,舆论界对他的攻击指责还是有增无减。就在这时,南京国民政府下达命令,以张自忠"放弃责任,迭失守地"为由,将其撤职查办。张自忠失望了,当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张自忠却被赋闲,形单影只地困处南京,度日如年。
  1937年12月7日,张自忠回到河南道口五十九军军部。与大家见面时,张自忠只说了一句话:"今日回军,就是要带着大家去找死路,看将来为国家死在什么地方!"大家听到这句话,都哭了。
  就在接敌的时候,那些行军的队伍却听到了传令兵疾驰到队伍前,宣布军长的命令:暂停前进!原地待命!骑着高头大马的张自忠将军,来到军前吼道:"弟兄们,就是这两个无耻的东西,昨天市镇宿营时,拿了人家的伞,不仅不给钱还动手打了人,我们还没上前线打鬼子,现在我却要先杀了他们,这都怨我,怨我没有教好他们。"将军声音有些哽咽。
  五花大绑的两个兵士被带到了野地里,接着是两声清脆的枪声低低地划过天空,如夜枭的低鸣。
  然而也是在处决那两个兵士的夜里,还发生了一起强奸民女的恶劣的事情,最后查出竟是敢死队队长孙二胡。孙二胡是张将军手下能征善战的功臣,张自忠冷冷地吐出几个字"依法从事",枪又响了一声,部队又继续前进了。
  三天后,部队到达临沂,阻击日军坂垣师团,大胜,这是国民党正面抗日以来取得的第一次胜利。
  一个月后,张将军率部驻扎休整。传令兵脸色苍白地进来报告:"军长,他回来了。"军长纳闷,问:"谁回来了?"传令兵喘不过气来:"是孙队长回来了。"
  孙二胡被带了进来,满脸黑炭,衣衫褴褛。原来那天行刑的士兵敬慕孙二胡是条汉子,手有些发抖,结果子弹没打中要害,孙二胡也是命大,被好心的百姓救了,休养了几日就恢复了元气。老百姓劝他逃命去,但他打听到张自忠带队在这一带驻扎,就又赶了回来。
  张将军忽地站起,接连下了三道命令:"换衣服;备酒菜;关起来等候处置。"孙二胡早就被处置过了,而且是最高级别的处置了,还能怎么处置呢?
  第二天,军法处长再次来到孙二胡面前,宣布张自忠手令。孙二胡似乎早知有此一天,听完命令,标准地敬礼。然而没等孙二胡提出面见将军,军法处长又宣布将军备好酒菜为他饯行,孙二胡一脸的茫然,然后嘴角抽搐了一下。
  将军来了,几位师长低头陪酒。席间无话,师长们轮流给孙二胡劝酒。孙二胡眼圈红红的,只是每劝必喝。几巡酒过,孙二胡突然直直地盯着将军,把自己的上衣扒去,从腰盘到肋骨,从前胸到后背,满身的伤疤,师长们有的不忍心,扭过头去。
  张自忠将军一愣,随即指着身边的一位师长说:"你把衣服脱了。"师长规规矩矩地脱了,也是一身的伤痕累累。最后,张将军猛地撕去了自己的上衣,胸口一处致命的碗口大的伤疤,震撼人心。孙二胡把头埋了下去,然后就"咚"地跪在地上:"我对不起将军!"
  张将军把孙二胡缓缓扶起,头扭在一边:"你放心地走吧,弟兄们会替你多杀几个鬼子的。"
  翌日,孙二胡躺在了柏木棺材里,张自忠跟他握手作别。
  2.准备
  在张自忠将军殉国前一年,他来到重庆看望隐居读书的冯玉祥。最难风雨故人来,那时心情抑郁的冯先生阴霾一扫而空。相见那天,俩人联床夜话,相谈甚惬。张自忠对冯先生再一次说到慷慨赴死:"我不管枪不如人,炮不如人,我总要拼命地干一场。做一个榜样给人看,我一定尽我所有的力量,报效国家,不给先生丢脸。"
  第二天,俩人互道珍重,依依而别。张自忠走出不远,折转身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重重地向冯玉祥磕了个头。冯先生被这一情景惊呆了,忙说:"荩忱,你这是干什么?"只见张自忠眼含热泪,神色庄重地说:"我这一生是先生培植了我,我活着要一心一意地为国尽忠,像个军人,不辜负你培植我这一生;我死了也要像个忠魂,不会辱没先生的英名!"
  冯玉祥因惊愕而语塞,但他明白,作这样的告别意味着什么。
  "武官不怕死,文官不爱钱"是岳飞的理想。张自忠身为武将,不光是不怕死,更不爱钱。他为将多年,且数绾政要,而私储无几。张自忠牺牲后,大家在整理他的遗物时,曾翻箱倒柜地寻找他关于家事和经济方面的遗嘱,但终无所获。他的侄子廉卿说:"你们不要找了,一定没有,如果他顾及家庭和金钱,就一定不会战死了。"
  当时,他的司令部设在襄樊与当阳之间的一个小镇上,名快活铺。司令部是一栋民房,真正的茅茨土屋,一明一暗,外间放着一张长方形木桌,环列木头板凳,像是会议室,别无长物,里间是寝室,内有一架大木板床,床上放着薄薄的一条棉被,床前一张木桌,桌上放着一架电话和两三沓镇尺压着的公文,四壁萧然,简单到令人不能相信其中有人居住的程度。张将军的司令部固然简单,张将军本人却更简单。一个高高大大的身躯,微胖,脸上刮得光净,穿着普通的灰布棉军服,没有任何官阶标志。
  3.殉国
  为一洗身上所谓汉奸的污垢,张将军渡河赴死了。在襄河东面一个叫南瓜店的地方,将军殉国。
  那是下午3时许,天空有沥沥细雨,厮杀在雨中持续,张自忠身边的士兵所剩无几。将军眼看前方弟兄一个个倒下,再也按捺不住,提起一支冲锋枪,大吼一声,向山下冲去。就在刹那间,远处的日军机枪向他射来,将军全身数处中弹,右胸洞穿,血如泉涌。马孝堂见将军突然向后一歪,飞奔上前为他包扎。伤口还未包扎好,日军就一窝蜂地冲了上来。
  危急中,张自忠对身旁的人说:"我不行了,你们快走!我自己有办法。"大家执意不从,张自忠拔出腰间短剑要自裁,卫士们大惊,急忙将他死死抱住。
  弥留之际,张自忠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然后平静地说:"我这样死得好,求仁得仁,对国家、对民族无愧于心。你们快走!"
  这时,日军步兵已冲至跟前,第四分队的一等兵藤冈,是冲锋队伍中的一把尖刀,他端着刺刀向张自忠冲去,张自忠从血泊中猛然站起来,眼睛死死盯住藤冈。当冲到距张自忠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时,藤冈从他射来的眼光中,感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威严,竟不由自主地愣在了原地。这时,背后响起了枪声,第三中队长堂野射出了一颗子弹,命中了这个军官的头部。他的脸上微微出现了难受的表情。
  与此同时,藤冈像是被枪声惊醒,也狠起心来,倾全身之力,举起刺刀,向张自忠深深扎去。在这一刺之下,他高大的身躯再也支持不住,像山体倒塌似的轰然倒地。
  时间仿佛蓦然停滞,历史留下了一个静穆的场面,殷红的热血交织着迷蒙细雨,1940年5月16日下午4时,张自忠,一代抗日名将,怀着平安的良心死去,时年49岁。与他同时,殉国的还有五百多人,张自忠殉国后,南瓜店一带枪声骤停,格外寂静。硝烟笼罩在战场上,细雨无声地飘落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上,血迹随着雨水缓缓流淌,那染红的泥土,分不清是日军的血还是国军的血。
  日军开始打扫战场。堂野和藤冈估计刚刚死去的这位军官一定是位将军,便翻动遗体搜身,堂野从他身旁的手提保险箱中翻出了"第一号伤员证章",藤冈则从遗体的胸兜中掏出一支派克金笔,上面竟刻着"张自忠"三字!俩人大为震惊,"啪"地立正,恭恭敬敬地向遗体行了軍礼。接着,他们把情况报告了上司231联队长横山武彦大佐,横山下令将遗体用担架抬往战场以北二十余里的陈家集,日军第39师团司令部,请与张自忠相识的师团参谋长专田盛寿亲自核验。专田盛寿"七·七"事变前担任中国驻屯军高级参谋,与时任天津市长的张自忠有过交往。
  遗体被抬进陈家集时,天色已黑。专田盛寿手举蜡烛,目不转睛地看着张自忠的面颊,突然悲戚地说:"没有错,确实是张君!"
  在场者一齐发出庆祝胜利的山呼海啸声,接下来则是一阵压抑的静默与肃穆。师团长村上启作命令军医用酒精把遗体仔细擦洗干净,并命人从附近的木匠铺赶制一口棺材,将遗体庄重收殓入棺,葬于陈家祠堂后面的土坡上,坟头立一墓碑,上书:支那大将张自忠之墓。
  就在当天夜里,当张自忠将军的遗体被国军的士兵抢走后,前线日军接到司令部"将张自忠遗体用飞机送往汉口"的命令,但为时已晚,坟头上只有那一方墓碑。
  18日上午,张自忠遗骸运抵快活铺,33集团军将士痛哭相迎。将军的属下含泪查看了张将军伤势,发现全身共伤8处:除右肩、右腿的炮弹伤和腹部的刺刀伤外,左臂、左肋骨、右胸、右腹、右额各中一弹,颅脑塌陷变形,面目难以辨认,唯右腮的那颗黑痣仍清晰可见。然后前方医疗队将遗体重新擦洗,作药物处理,给张将军着马裤军服,佩上将领章,穿高筒马靴,殓入楠木棺材。
  5月21日晨,6辆卡车从快活铺启程,护送张自忠灵柩前往重庆。沿途数万群众,挥泪跪拜祭奠。车抵宜昌,10万群众自发送殡,全城笼罩在悲壮肃穆的气氛中。敌机在上空盘旋吼叫,却无一人躲避,无一人逃散。张自忠灵柩在此换船,溯江而上重庆。28日晨,船抵储奇门码头。蒋介石率文武百官臂缀黑纱,肃立码头迎灵。蒋介石在船上"抚棺大恸",令在场者无不动容。
  这一仗,张将军所部虽大多战死,但敌人所付出的代价更大。数字是冷酷的,但数字的背后,是将军的鲜血染成的,流血五步的将军使倭寇流血何止百步?从5月1日至16日,总计伤毙敌4万5千人以上,缴获大炮60余门,马2000余匹,战车70余辆……
  如今,汉奸汪精卫的诗集、胡兰成的散文风靡世间,在腐蚀着某些国人的骨头。也许这个民族有了汪精卫胡兰成们,倭寇才会把中国人看成蝼蚁,但张自忠将军殉国了,他支撑起了历史,使后人不至于脸面羞愧。
  重庆的梅花山,有冯玉祥将军手植的梅树,那里供奉着有刺在对手喉头的"骨头",让对手吐不出咽不下的一节"骨头".

工服订做

酒店夏装工作服

工作服夏季

西服定做哪家好

工作服定做多少钱

工作服定做工厂

防静电工作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