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轮钻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牙轮钻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花样文凭乱象透视被异化的学历教育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01:20:24 阅读: 来源:牙轮钻头厂家

“花样”文凭乱象透视:被异化的学历教育

山东“厅官”在清华大学读起“论文博士”、百名在职学生在武汉理工大学涉嫌造假获取硕士学位……曾被社会各界认可的非全日制高等教育,近日却异化为少数人造假牟利的工具,引发了不少人对高等教育学历的信任危机。如何保证高等教育的公平性?如何刹住文凭“大跃进”的歪风?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学生身份“特殊” 可走文凭“绿色通道”?

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徐景颜近日被曝“在清华大学法学院读博,却从未见其上课”,让清华大学的公信力受到质疑:学校是否为身份“特殊”的学生提供了文凭“绿色通道”?

清华大学新闻中心负责人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解释说:徐景颜是“论文博士”,在职学习,并非全日制博士生。“论文博士”是一种国外常见的博士培养方式,清华大学也有一整套关于论文博士的管理规定,安排严格,达不到要求不能毕业。

“但我们关心的,不是徐景颜是否真是‘论文博士’,而是这个‘论文博士’是不是‘论人博士’?学校因为学生的‘特殊’身份而降低门槛,会不会损害教育的公平性?”正在武汉某高校攻读全日制博士生的曹彦妍说。

近年来,成人高等教育、远程网络教育等多种教育模式迅速发展,确实给有需求的人士和终生教育提供了多元的选择。贵州一名50余岁的处级干部便感叹,年轻时没能读大学,幸好函授课程让他圆了大学梦。

然而,在一些地方,干部、商人等利用空余时间“充电”,却有部分演变为一股盲目的攻读学位热潮。北京市民刘潇说,她的丈夫在某国家机关工作,博士已占到办公室同事人数的一半左右,不少都是在职博士。

在如此“学历大跃进”的浮躁之风下,被异化的学历教育五花八门。一些业内人士将其总结为以下几种模式:

“五不型”:即“不用通过国家统一考试”“不用上课”“不用做作业”“不用写论文”“不用自己交学费”的学历教育。在一些高校,原本为照顾国企技术骨干而制定的研究生单考政策,如今已成为官员和企业高管获取文凭的渠道,上课、做作业、写论文都可以找人代劳,学费也可以报销。

“速成型”:如不少省份与一些名校开展的“省校合作计划”。北京某高校一名教师说,省里给学校一笔钱,学校便替省里培养一批县处级以上干部。但干部们公务繁忙,不少办公地距学校千里之遥,无法保证学习时间,其毕业速度却高于同等学历的全日制学生。

“论文型”:不上课、提交一篇质量不高的论文,就拿到一张博士学位文凭。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舆论中的这种“论文博士”与国外的“论文博士”不同,前者通常被认为是博士教育的一种变异。

“注水文凭”异化 无奈还是贪婪?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人也深知文凭“含金量”被贬值,却仍千方百计追求着“注水文凭”,甚至不惜弄虚作假。有专家指出,“注水文凭”大行其道是几重力量同时在作祟。

对官员来说,用权力换取一顶“博士帽”,便有机会获得更大的“乌纱帽”。北京师范大学教育法研究中心副教授余雅风表示,目前人事体制中,“唯文凭主义”和“唯高学历论”仍大行其道,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工资标准、职称评定等诸多政策如今仍与文凭挂钩。

据了解,不少地方和部门甚至列出了“学位——官员级别换算表”:学士相当于科员,硕士相当于科长,博士相当于处级,博士后相当于厅级等,延续着过去“学而优则仕”“唯学历取官”的观念。

“多一个‘高学历’头衔,递名片、晒简历的时候也有面子、底气足,社会风气如此。”贵州一名通过“省校合作计划”拿到硕士学位的副处级干部说。

在教育产业化的过程中,一些迎合市场需求的高校靠着文凭这棵“摇钱树”,“生意”红火,财源滚滚。武汉理工大学被曝出近10年来,便通过廊坊硕士班先后向百余名无资格入学的学生授予了真实的硕士学位。一些学员表示,学习期间都缴纳过2万元左右的费用。

北京某高校一位老师也曾表示,高校招收一些高官读博,确实能给学校带来资金和项目,也给以后办理其他事情开辟了门路。

正是在“名利双收”的诱惑下,不少高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串通一气、为一些“特殊”学生获得“注水文凭”提供各种便利。

不过,一些高校老师对官员“要文凭、混文凭”之事也充满了无奈。武汉一所高校的博士生导师对记者说:“每年招生的时候,都不敢开手机,打招呼、走后门的人特别多,不少人是政府实权部门的官员,满足他们感觉是在做交易,拒绝他们又怕得罪不起。”

重学历不如重“学力” 让教育远离“功利”

让曹彦妍愤怒的是,权学交易下的“注水文凭”,是对勤奋刻苦的莘莘学子的无情嘲弄,不仅让文凭“含金量”大打折扣,更破坏了高校的公信力,让人们对神圣的学术殿堂产生了信任危机。

余雅风认为,治理“虚火旺盛”的文凭“大跃进”,应完善人才评价标准,克服唯学历、唯论文倾向,重文凭更重水平。

例如,公选干部时,对需要博士学历的岗位,应明确提出全日制博士生的要求。制定不同层次、不同类型党政人才的岗位职责规范,建立科学的干部政绩考核体系和考核评价标准。同时,对“伪学历”要进行严厉的惩处。

首都师范大学教育政策与法律研究院院长劳凯声则认为,高校必须守住操守,不能沦为追逐“生产利润”最大化的“企业”,不能让很多目标设计良好的制度在执行中被异化。武汉大学老校长刘道玉日前表示,他心目中的理想大学,应当拒绝功利主义,引导师生树立“以学术为志业”的终身志向。

熊丙奇认为,我国大学应坚持教育标准和学术标准,严把博士学位授予关,同步推进和规范高等教育学位管理制度改革。(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广州电动雕刻机

重庆抽屉

甘肃小型自动喷涂机

贵阳炉灶节能器